日本人寫之雜文

尾崎豐,靈魂之咆哮

攝影於專輯封面

尾崎豐,僅26歲過世之日本夭折歌手。雖然他活躍的時間不算很久(1983年到1992年,中間停止活動期間),但他的歌影響到很多年輕人。

「10代的教祖」

1985年推出的第四首單曲「畢業」讓尾崎豐變成知名歌手。

當時一部不良學生之校園破壞與叛逆行為已經很嚴重,並且「畢業」的歌詞之中有「夜の校舎 窓ガラス壊してまわった(於半夜之校舍 我們到處打破玻璃窗)」等讓不良學生誤解被肯定之字句,很多人對他的看法並不很好。媒體奉送給他稱號「10代的教祖」。

其實我也是之中之ㄧ。後來聽到尾崎豐的歌之後,我很後悔一直沒有聽他的歌。

渴望解脫「仕組まれた自由(被設計好的自由)」

單曲「畢業」之中,尾崎豐並不肯定打破玻璃窗,反抗學校或社會之矛盾,僅渴望自由。但他好像發現沒有一個絕對之自由,他針對所謂的自由稱為「仕組まれた自由(被設計好的自由)」。

他好像又發現老師等大人也是在「仕組まれた自由(被設計好的自由)」之中而已,他的憤怒已經失去方向。「畢業」之中,他唱「あと何度自分自身 卒業すれば 本当の自分に たどりつけるだろう(還需要幾次 讓自己畢業 自己能找到 真實之自己)」。

另渴望「真實之愛」

很多尾崎豐歌曲唱「真實之愛」。但我覺得很多歌暗示「真實之愛」很容易破碎,帶著不少悲劇的感覺。其實我覺得尾崎豐的愛情過程並不很順利,被媒體曝光過與知名女演員之不倫戀。某種觀點來看說不定結婚也是對他來說一個障礙。

幾乎得到答案,汝為何而死?

尾崎豐生涯後期之一首歌『優しい陽射し(柔和陽光)』有一句「何も悲しまないと 暮らしを彩れば きっといつか 答えは育むものだと気付く(不要任何悲哀 生活要多精彩 有一天妳發現 答案是自己可孕育的)」。

我覺得沒錯!不管是自由或愛情,所有的答案並不是別人給我們,又不是在某些地方存在,有可能自己創造的。

不過我翻譯歌詞時,我發現此首歌之主語都是「你/妳」,並不是「我」。說不定尾崎豐知道答案也已經無法改善自己。其實尾崎豐之日常生活看起來不是很正常,結果他怎麼死亡也很模糊,但很確定的是血液中檢出過多毒品成分,害到他身體到死亡。

我寧願難看死,還是要前進

尾崎豐提到但無法克服的問題,其實已經超過尾崎豐享年已經很久的我還在考慮。年輕的時候一直說理想就好,但年紀大了,親自要面對社會之很多矛盾。

我的夢想~住台灣~已經實現了,並且我已經開公司了,不需要聽老師或老闆的意見。但做生意也還是需要聽客戶的意見,需要保護我自己所愛的一切,還是需要金錢等力量。我還是被某些因素綁起來。我也渴望解脫「仕組まれた自由(被設計好的自由)」,渴望「真實之愛」,還在找方向。

活在這世界,時間越久,無法維持年輕的體力與外表,又要與社會之很多矛盾妥協,說不定活越久越難看。但我寧願接受難看,還是要前進。花時間說不定平凡的我也到達他無法到達的地方。